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一直都只是在QQ空間寫下自己的心情和點點滴滴生活帶來的想法,今天忽然想建一個博客,一個在某天和粥訂婚的時候我把自己有些曾經沒有和粥說的事情。粥,我只是不想給你太大的壓力,走入社會的這一個月,我真的很累,身邊形形色色周轉的人都不懷好意的向我示好,心很涼。 今天粥說,自從我離開上海之後他就再也沒有過安全感,他想在我身邊一直陪著我。今天粥再次的說“你為什麼要回家要離開上海啊”,淚浸濕了枕頭,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回到南通我選擇了去酒吧學習調酒,好吧,20天,我含淚辭職了,受不了各種委屈,背後的言語攻擊每個人心裡的小算盤,無法適應。粥,在我最累最累的時候,沒有人陪我,在我最需要錢的時候,有人給我卻不會接受,這一切,真的我不想你和我在一起會有壓力。辭職之後,開始找工作,不知道要幹嘛,不知道能幹嘛,每個行業都去嘗試,有些工資太低不想去,有些太累不想去,每天招聘的帖子翻了一遍又一遍,每天都會找一個地方去面試。我很累很累,看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人,研究每個人是否話裡有話,我不是萬能的,也不是一進入社會就把每個人想的很壞的。有朋友說我是天然呆,不否認,曾經自恃聰明應變能力很強,不知道我和這個社會的磨合期需要多久。20天的工作讓我懂得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很複雜,經常聽一個同事在我面前說另一個的不好,另一個又去說她不好,我只能聽完一笑而過。想著是否別人在背後怎樣的議論著我,鼻子一陣的酸澀。粥對我所有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讓我心疼。粥說,害怕我們不在一起了,對他的感情淡了,追我的人又都在我的身邊,他害怕。 每一次,聽粥和我說他那些我明明早已經猜到的心聲的時候,眼淚都會出來,我不能讓粥這樣的沒有安全感,不會讓自己錯過粥。和粥聊完天,準備入睡的時候,宇發短信給我了,問我能不能在我這邊住一個晚上,他喝多了。(宇是我前男友,家離市區蠻遠的)我同意了,當把他扶到房間的時候,我後悔了,原來我是那麼討厭喝醉的人,甚至是厭惡,聞著陣陣的酒味,我都開始噁心。我想離開這個屋子,開始打電話,好吧,以前的關係好點的2個同事,一個回老家了,一個男朋友在。然後很悲劇的身上沒錢了,住不起賓館,我難過了。宇還吐了,睡意全無了,暗暗的發誓,以後看見醉酒的人馬上走的遠遠的,不管認不認識。粥,我不敢告訴你,我收留了他。真的害怕誤會。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今天頭很疼,整整一天,不知道怎麼了,心也煩,忙完了工作,已是晚上八點多了。習慣性的拿起手機,撥通了你的電話,語音提示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也許你真的很忙,真的不方便,我無奈的掛了電話。 想你,真的想你,無法忘記,無數個想你的夜晚,翻看著你的信息:我今天喝高了回不去……開車吧回來方便…… 聽你的……每次心痛的時候,看到你的信息,我都固執的認為,你是愛我的。想到這裡,我又撥通了你的電話,通了:電話中傳來一陣噪雜聲,很吵 ,我在外面吃飯。我輕輕地說聲:你忙吧。無限落寞的掛了電話,你從來不問我怎麼了,因為理解,我們想知,因為理解,我接受你的一切。曾經我心痛的發給過你一個信息:有些東西和金錢無關,如過有一顆真心相守,如果我是你最後的風景,我願意站在你背後,寫我的後半生。當我們都老了,還能牽著你的手,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夕陽每天都從我們的眼前冉冉墜去,今生死而無憾…… 習慣了守候,習慣了寂寞,都是在想你的時候,於是我拚命的工作,沒日沒夜學習,只為想忘記你,因為我們之間有一個心靈的障礙,那是另一個女人為你生的孩子,你不想傷害他,我只能壓抑自己的感情。就這樣在反反覆覆中,荒蕪了你的激情,老了我的容顏,無數次的想離開你的時候,心卻收不回來。 你從未說過,喜歡我的長髮,卻不許我剪掉。在我生病的時候,好想躺在你的懷裡,在你送我回來的時候,卻無法開口,要求你的一個擁抱,就是這樣的相處,讓我們都欲罷不能,理智而又冷靜,癡情而又無奈。突然想到看過的電視劇裡主人翁經常說的一句話: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下班回來,我夜夜獨醉,意興闌珊時,我站在浴室裡的鏡子前,看散落的長髮,沒過我的腰際,像一件發衣,遮住了自己光滑的肌膚 。你曾說過不想傷害它,就讓我一身平安,那一刻,我哭了,如果時間能倒退十年,我願意為你生一個孩子,傾注我全部的心血照顧我們的孩子,一直到孩子長大可以放飛自己…… 如今我只能把你的每一條信息都寫進我的博客裡,無論我浪跡天涯,遠在何方,都能在網上看到我們愛的足跡。如果可以,我想離開,只是你卻在我的心裡,我走了,又回來了,我哭了,你又把我哄笑了。生氣的關掉了一個手機,發誓再也不理你,二十分鐘後,另一個手機又響了,心裡暗喜,故作弱弱的喂了一聲:頭疼……又生氣了,丫頭!可惡,每次都是這樣……單身了十幾年,有一個可想的人,就這樣愛著也好。當我漫步在小區後面的體育場裡,看著頭頂的風箏,我的思緒也會飛的很遠,身邊的三口之家常常令我觸景生情,無法言喻的酸楚,折磨著我卑微的靈魂,愛你的心卻停止不了,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在百轉千回時,於是我走向回家的路,繼續在博客上記錄你的信息,我的哀怨,一個漂泊在江南的女子,看謝了桃花,看皺了春水,直到地老天荒……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會。你可以做一個試驗,在凍膠的中央放進一塊肥料,四邊種上幾粒發芽的種子。3~4天後,所有的根都伸向中央,並把肥料圍繞起來。這個試驗說明植物的根會自己尋找食物。

| 1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幾年前,我畢業分到一個礦區開始了新的生活。面對著陌生的環境,不善交際的我每天總是一個人落寞的上班、下班,很少與人交談來往。一天上班路上偶遇你,忽然提出要請我吃飯,我以為那只是一句老掉牙的客套話,何況我們並不熟,只是未置可否,一笑了之。臨近下班時,你又打來電話問我什麼時候下班?我隨口說:“你有什麼事嗎?”。“別忘了,我說過要請你吃飯的。”“哦,謝謝,我還有事,不會去的。”說完便掛了電話。看看已到下班時間,我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辦公室,這時你敲門而入。“我怕你不肯去,特意來接你。”你微笑著說。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一個執著、誠信的人。那天你曾對我說“我不管你是誰,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以後我會每天打電話給你。”你的這句話打動了我的心。我不知道那會不會是你酒後隨意的一句醉話,我寧願固執的相信你說的是真心話,於是從此你就成了我心中的牽掛。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成了這樣,那段時間,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候,總期待你會打開我的窗;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想你,盼著能見到你,特意為你做了很多事。只要有陽光的日子,就會把被子曬得暖暖的,充滿陽光的味道。每天把房間打掃的乾乾淨淨的、一塵不染。把自己打扮的清清爽爽的,像是要去赴一個重要的約會。所有的這一切只為了與你的不期而遇,只希望把自己最美、最可愛、最光彩的一面展示給你,能成為你心目中最難忘的女人。 每次手機來電,總期盼那會是你打來的問候電話;每次短信提醒的鈴聲響起,總希望那會是你深情的叮嚀“夜深了,早點休息”;每次從你樓下走過,總會習慣的把目光投向你的窗台,暗自猜測,此時你會不會正好也在房間呢?如果你在那又會忙些什麼?每天走在路上又總會不由自主的想今天會不會恰巧在小路拐角處又看到你熟悉的身影,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但是時間一天天過去了,設想中一切仍然只存在於我的想像中,一切都不曾發生,就像大雁飛過天空,了無聲息,春水流過江河,不留痕跡。 日子就在一天天的等待與期盼中悄悄過去了,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望之後終於漸漸明白,如果你愛了不該愛的人,最終的結局只能是靜靜的選擇離開。有些事永遠不必問,有些人永遠不必等。設想中的浪漫之旅只是我心中一個美麗的夢想,也許一切都沒有發生,也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春夢去無蹤,猶如雁過無聲,水過無痕。從此不會再刻意去為你守候,精心為你裝扮,我想一切都過去了。如果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我又有緣不期而遇了,那就讓我輕輕的對你說“哦,原來你也在這裡呀,現在的你還好嗎?” 文章來源:憤青年代 |我心飛翔 健康&育兒&時尚 | 楊陽得意 |趙老貓的部落格 | 方方的BLOG |道德頌 | 姜宗福的BLOG |長沙書法培訓 13077392513 | 趙波(至寶妙音蓮花)的浮生 |趙天衛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幾年前,我畢業分到一個礦區開始了新的生活。面對著陌生的環境,不善交際的我每天總是一個人落寞的上班、下班,很少與人交談來往。一天上班路上偶遇你,忽然提出要請我吃飯,我以為那只是一句老掉牙的客套話,何況我們並不熟,只是未置可否,一笑了之。臨近下班時,你又打來電話問我什麼時候下班?我隨口說:“你有什麼事嗎?”。“別忘了,我說過要請你吃飯的。”“哦,謝謝,我還有事,不會去的。”說完便掛了電話。看看已到下班時間,我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辦公室,這時你敲門而入。“我怕你不肯去,特意來接你。”你微笑著說。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一個執著、誠信的人。那天你曾對我說“我不管你是誰,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以後我會每天打電話給你。”你的這句話打動了我的心。我不知道那會不會是你酒後隨意的一句醉話,我寧願固執的相信你說的是真心話,於是從此你就成了我心中的牽掛。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成了這樣,那段時間,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候,總期待你會打開我的窗;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想你,盼著能見到你,特意為你做了很多事。只要有陽光的日子,就會把被子曬得暖暖的,充滿陽光的味道。每天把房間打掃的乾乾淨淨的、一塵不染。把自己打扮的清清爽爽的,像是要去赴一個重要的約會。所有的這一切只為了與你的不期而遇,只希望把自己最美、最可愛、最光彩的一面展示給你,能成為你心目中最難忘的女人。 每次手機來電,總期盼那會是你打來的問候電話;每次短信提醒的鈴聲響起,總希望那會是你深情的叮嚀“夜深了,早點休息”;每次從你樓下走過,總會習慣的把目光投向你的窗台,暗自猜測,此時你會不會正好也在房間呢?如果你在那又會忙些什麼?每天走在路上又總會不由自主的想今天會不會恰巧在小路拐角處又看到你熟悉的身影,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但是時間一天天過去了,設想中一切仍然只存在於我的想像中,一切都不曾發生,就像大雁飛過天空,了無聲息,春水流過江河,不留痕跡。 日子就在一天天的等待與期盼中悄悄過去了,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望之後終於漸漸明白,如果你愛了不該愛的人,最終的結局只能是靜靜的選擇離開。有些事永遠不必問,有些人永遠不必等。設想中的浪漫之旅只是我心中一個美麗的夢想,也許一切都沒有發生,也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春夢去無蹤,猶如雁過無聲,水過無痕。從此不會再刻意去為你守候,精心為你裝扮,我想一切都過去了。如果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我又有緣不期而遇了,那就讓我輕輕的對你說“哦,原來你也在這裡呀,現在的你還好嗎?” 文章來源:查無此人 |Charlie McCollum in Hollywood | 陳玉慧的BLOG |Pinecam Blogger | 葫蘆葫蘆 |vivien邊走邊看 | 煌哥哥的部落格 |思人獨憔悴 | 陋巷之春 |吳亮的部落格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棗花茶是家鄉一種很平常的土產品,它是由三月剛發芽的嫩嫩的棗葉多次刨制加工而成,茶味微甜,略苦,淡香,色澤淺黃而呈綠。雖然家鄉人沒有飲茶習慣,但誰家都會準備一些,以備外地親朋好友作客來飲用。 父親是很喜歡飲這種茶葉的。這也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的原故。父親是名牙醫,有些好友常給他饋送些好茶甚至有些名貴茶葉,但父親只是把它置放起來,或轉送給朋友或等朋友來了再拿出來品嚐。而自己還是多飲這種家鄉口味的略苦的棗花茶。 父親六十多歲因常年的辛苦勞累,積勞成疾患上了糖尿病等多種病疾。但是父親並沒因此而停下手中的工作,父親是當時全縣內唯一的牙科技師,由於患者的信賴,父親不得不抱著病體來為患者修復診治。無論是三九嚴寒還是烈日酷署,還照常到城裡簡陋的工作地點上班。七八月份是冀中平原最炎熱的季節,父親在城裡工作多半天後,中午在城裡簡單地吃些飯萊便頂著酷暑返回十多里的家中,每當這時,母親總是把院裡的樹蔭下打掃的千乾淨淨,放上那個陳舊的吃飯桌,父親拿來一把蒲扇和一個低低的小凳,只穿件背心,手輕輕地搖動,坐在桌前休息。儘管這樣汗水還是從父親的臉上脖子上不斷流下。母親這時提著那隻老式磁壺放在桌上,再從一個綠色紙茶桶中拿出小撮淡綠色的棗花茶,用開水沖下,再蓋上壺蓋,沏好。母親又拿來兩個吃飯用的磁碗,洗刷乾淨等茶泡好,約摸一刻鐘後,父親提起磁壺向碗中倒出呈淺黃色的茶水,隨後,小院中便瀰散著這棗花茶的清香。 父親一生不吸煙不飲酒,沒有其它任何嗜好,飲一點茶算是唯一的奢侈。但他還是聽從醫生的忠告盡量少喝。父親一生勞累奔波,據我所見,只有在父親飲茶時才顯出特有的輕閒和安逸。 父親一隻手輕輕端起茶碗,眼神是那樣專注,輕輕吹動飄浮在茶水上面的片葉,然後輕輕的飲上一小口,淡淡的熱氣便撲繞於父親的臉上,此時父親的臉顯的濕潤,不知是汗水還是茶水的滋潤,片刻後又輕輕飲上一口。這時我發現父親滿是皺紋的臉上出了少有的輕鬆和愉悅。一碗香茶使父親忘記了勞累,忘記了當時的麻煩。汗水也從父親的背上臉上淌下,父親閉上眼睛,輕輕搖動蒲扇享受著悠閒時光,享受這工作後的幸福,父親也許是在慢慢品嚼人生的苦辣酸甜吧。 多少年以後,我還能真切地記憶起父親那輕鬆的模樣。 父親到了晚年是很少出遠門的,但唯一一次我見到他隨身攜帶著自己愛喝的棗花茶遠行。那是七十年代中期,我和二哥在承德山區的三線單位工作,父親在家照樣經營他的業務,那時割資本主義尾巴,批資產階級法權的口號喊的震天響,父親雖然有合法的行醫手續,但也並不因此而安生。不是今天學習就是明天接受檢查,要不就是搞革命大批判,再不就是停止營業回隊參加勞動,那些有權人像神經病患者一樣,編著心思使老百姓們不得消停,不得安寧。 一個大雨飄潑的夜晚,去承葉線榆樹溝接站的小車司機突然把父親帶到我們的辦公室前,由於雨大,又沒帶雨具的父親被淋的一身透濕,我們趕緊把父親接進屋內換上乾淨農服,父親的突然到來使我們有些緊張,因為如果沒有緊要事情,父親不會不顧六十多歲高齡千里迢迢來到塞北。父親坐下體息片刻告訴二哥和我,他是來拿營業證的,縣裡後天就要突擊檢查,如果沒有就要受到批判,停止營業。聽完後我才想起,原來兩個月前我回老家,為了在保定買些牙科材科,我攜帶並使用了父親的營業證,而後準備再給父親郵回,哪知一回到三線單位就把這事給忘記了。自己的疏忽使的父親日夜兼程來這裡。父親說因為時間緊急寫信不行,就只好來了,我聽後心中十分慚愧,趕忙從臥室中取出營業證交給父親,父親這時才顯的輕鬆起來。我扶父親上床休息,趕忙打來開水給父親泡茶。哪知父親卻說不用了,我自己帶著呢,說完忙從帶著的那只黑色手提包內取出一個磁缸,而後又取出小塑料袋裡的一包茶葉,父親輕輕用手取出幾片,燈光下,我看到是父親愛喝的棗花荼,趕忙給父親泡好,等泡好後父親只喝了兩口就躺在床上發出了輕輕鼾聲。我趕忙給父親蓋上毛毯,望著身困疲憊的父親,我想父親為了這個家操透了心,勞透了力呀!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父親從床上爬起就要準備上火車站。我知道昨天晚上 父親沒有吃飯,而且昨天一天也只吃了一頓,我和二哥勸父親多住兩天,父親說不行,明天就要檢查,要不他們就又挑出毛病找麻煩的。我們知道父親脾氣勸說是沒有用的,因不到開飯時間,我們手下又沒有可吃的東西,父親看看我們有些為難,就說再喝點棗花茶又解餓又解渴。我們知道父親是在安慰我們,就這樣來去匆匆兩千多里路,父親只喝了幾杯茶水。我們送父親去了十多里外的榆樹溝車站,在車站上父親才草草吃了點東西,匆匆踏上了南下的火車。在父親踏上列車車門剎那問望著父親疲勞,蒼老,憂心過度的身影,我掉下了眼淚。 棗花茶微苦談香略甜,是極平民化的飲料,它不只是悠閒時的品嚐,而是品嚐後的愉悅! 受父親的熏陶我也愛飲起了家鄉的棗花茶。我雖身居塞北多年,但我每次回家都帶回一些,每空閒時總愛飲上幾杯。每當這時我就想起父親,想起父親的音容笑貌,想起父親的勤勞和不易。 文章來源:Nonsense Verse |中國抗輻射健康專題 | 范先成---女性健康沙龍 |丁子江的部落格 | 紫薇花園 |小樺的部落格 | 西安珠寶網 |那多的BLOG | 華麗轉身。 |Multimedia Storytelling We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我們常常會形容一個人在某某方面是天才,數學天才,音樂天才等等。高爾夫方面是否也存在這樣的天才呢?   這裡需要來瞭解一下高爾夫教學的流派。凡是人群集中的地方都會產生派別,高爾夫也不例外。當然有關高爾夫的各種理論和學說不勝枚舉,但如果需要硬性劃分一下的話,我們可以將其分成兩大流派,「自然派」和「學院派」。   「自然派」掌門人是Sam Snead, 曾經三度獲得美國大師賽的冠軍,三度獲得PGA錦標賽的冠軍,一次獲得英國公開賽的冠軍, 他的一句名言可以把該流派的宗旨一言概之,「打高爾夫球就好比吃飯,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   該門派的總教頭Ernest Jones(英國人,曾經在一次世界大戰中失去一條腿,但傷癒後回到高爾夫球場居然打了70桿的好成績。後來傾心高爾夫教學,前往美國紐約在那裡擔任了40餘年的高爾夫教練,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世界聞名)也說了如下一番話,把「自然派」的教義解釋得更加具體。「如果一名5歲的小孩子能夠做出漂亮的揮桿動作,沒有任何理由你做不成,」他說,「你所要做的就是重複他的過程,在他的頭腦中沒有被那些應該怎麼做和不應該怎麼做的各種教條所充塞。他只是想當然的用兩隻手拿起球桿,然後很 自然的去揮舞,於是他實現了自己的揮桿。」   而「學院派」的院長本豪根則是「自然派」的反對者, 他的名言是:「如果你想實現一個完美的揮桿的話,那麼就去走和自然本能的方法截然相反的道路,並且一直走下去。」學院派的主張和自然派正好相反,他們提倡的是嚴格的技術,自我的約束和刻苦的練習。該學院的教導主任,曾經獲得9次四大賽事冠軍的南非人Gary Player也是豪根的堅決擁護者,他曾經說過:「我練習的越多,運氣也就來的越多。」   當然,所謂的「自然派」和「學院派」只是人為的劃分,兩者的利弊人們自然是見仁見智了。我認為凡是成功的高爾夫選手其兩種因素都會兼而有之,但勤奮刻苦的因素會更多一些.。正如本豪根所說,「每個高爾夫球手,包括那些被人們稱為天才的高爾夫球手,都會在一條艱難的道路上不斷摸索前進。一些人可能會更幸運一些比其他人進步地更快,僅此而已。」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92 Reads)
《寶貝計劃》給人的突出感覺,就是成龍找回了一度遠離了他的本我風格。而電影的故事誘因,更像是成龍對私生活的有感而發。因此,整個電影是近年來成龍電影中少見的一部令人刮目相看、表裡俱佳的成功之作。回想成龍在好萊塢的打工歲月,他已經淪為一個插科打諢的小丑,後來重新回到香港電影中,成龍也是硬撐著,妄圖一雪在好萊塢的幫閒之恥,過分賣力地神話他的英雄成分(如《神話》、《新警察故事》中的作為,都是吃力不討好地作「老夫聊發少年狂」狀),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把被好萊塢剝奪的龍女郎(看看成龍在《環球世界八十天》中的表現,典型的是一個為洋主子愛情牽線搭橋的皮條客),給重新奪回來,配置在影片中,以慰藉他在好萊塢電影中愛情沙漠的尷尬,然而,滿臉皺紋的成龍雖然紅纓在手,又好作一副頂天立地的英雄狀,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淒楚,縈繞在他蒼老漸顯的面容上,恍惚間似在對我們訴說一個曾經世俗平民化風格的成龍已經離我們漸行漸遠了。 在《寶貝計劃》中,成龍終於放下了向好萊塢電影報復的志在失得的功利慾望,重新回歸當年成龍香港電影黃金時期的經典性的角色配置,實際上,就是把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位在成龍香港電影中佔絕大多數的那種低調的身份地位上。從某種意義上講,港片當年橫掃六合、開創了席捲世界性風潮的成功之因,恰恰是它始終專注於小人物,表現世俗化的人生百態。這些小人物大多數從一幫鼠摸狗盜之徒中擷取靈感,反映的大千世界也多在黑社會等底層視野中設置衝突的舞台。一旦港片嚴肅起來、高雅起來、神聖起來,便失去了港片的魅力。《寶貝計劃》恰恰應證了這一點。在低調的人物設置下,成龍找回了當年的光彩。 《寶貝計劃》的核心情節,是一起豪門恩怨的奪子之戰。這個情節,奠定了故事的發展動力。而這個核心情節,正是成龍曾經苦惱過的「小龍女」所帶給他的深重的困惑。在生活中的成龍,恰恰是與影片核心情節動力中的豪門恩怨的苦惱相同頻共振。但是,電影中成龍扮演的角色,卻可謂是望「豪門」之塵而莫及,其身份被定位成一個賭徒,一個小賊,一個父親面前的不孝子。儘管影片中成龍的角色與生活中的他有著強烈的身份的反差,但是影片大背景下的豪門生活,倒更多地折射了他在生活中的切膚之痛。 成龍扮演的人字拖在影片中有一句台詞「我輸了最親的家人」,聲淚俱下的銀幕前的激情表演,對應著生活中成龍與「小龍女」誘發的長遠的情感波瀾,我們依稀可以感受到這更像是成龍的心聲的爆發。在影片的核心情節中,我們看到陳寶國出演的黑幫老大洪峰,想方設法企圖奪得孩子,就是想驗證孩子是否是他家的血脈,這一個任務,確實是一個簡單的任務,但對於生活中的成龍來說,卻是一個曾經很難堪的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如果說黑幫老大對小寶貝進行DNA測試是想證實孩子確實與他的家族有著藕斷絲連的關係的話,那麼實際生活中的成龍被迫應對的小龍女的血脈相承,則使他陷入到一種逐歡之後的尷尬狀態。不管電影中的私子生之謎還是生活中「小龍女」輻射的隱私話題,這兩者之間都有著某種對應與聯繫,整個電影中成龍惟妙惟肖地周旋在對孩子的取捨之間,痛苦地作出去與留的抉擇,這樣一種兩難情境,恰恰是成龍在現實生活中所遭遇到的真實的困撓。因此,《寶貝計劃》中認同孩子與拋棄孩子構成的人字拖的靈魂的衝突,完全可以視著成龍對現實生活中徘徊在事關「小龍女」的親情與道義之間的困惑的直接移用。如果我們注意一下《寶貝計劃》的編劇名單,成龍大名赫然列於第一位,我們便可以明白,本部電影更多地容納了成龍對現實的一種感受,這種感受,使這部電影少見地擁有了成龍電影中一向罕見的生活指向意義,一方面使這部電影更容易使成龍觸景生情、傾情演出,另一方面,也無形中使成龍式的娛樂片裡具備了一直甚為欠缺的情感深度。 在《寶貝計劃》中有很多煽情之處,都濃烈地融注著一個父親對孩子的依依不捨之情,這幾乎在成龍以前的電影中是很難看到的,像小寶貝被洪峰的手下奪走後,成龍那種進退兩難的矛盾心態,最後為拯救生命垂危的小寶貝的「成龍快跑」的渲染,幾乎沖淡了影片中的喜劇氛圍,使影片充滿了一種淡淡的憂傷成分,也把煽情推向了高潮。如果成龍沒有有感而發,他是很難在電影中融入這麼多的很私人化的對嬰兒的情感體驗的。回想一下,成龍出演的以感情戲為主的《玻璃樽》中,成龍的文戲成份明顯地不在狀態,無法表達出影片的那種細膩的感情波瀾。因此,我們可以說《寶貝計劃》的情感濃度在成龍電影中是絕無僅有的,是有著相當的純度與質量的。這種情感質量的加入,催化出了《寶貝計劃》中的動人的情感戲,這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證明藝術永遠是生活的升化與折射,試想如果成龍沒有經受過「小龍女」的風波而帶來的情感的困撓,他會在電影中那麼集中而濃縮地表現出一個代理父親對孩子欲捨不能的情感維度嗎? 而《寶貝計劃》更令人擊節稱歎的地方,是影片把成龍的角色定位成一個賊,一個賭徒,而且還不是一個大盜,僅僅是一個幫閒的「盜」,一個合夥打工的「賊」,是與百達通合作的「雙雄大盜」組合中的成員之一。這樣的角色定位,幾乎是成龍港片時期的最平常化的模式,如在《醉拳》中他扮演的黃飛鴻是一個沒有多少英雄光環的嬉皮笑臉的小後生,《一個好人》中是一個無意於爭鋒稱雄的廚師,在《紅番區》中,成龍扮演的角色也是一個本想息事寧人的普通人,借助於這些普通人的角色定位,成龍無所不用其極地展現了平凡人的喜怒哀樂,甚至可以露出光?招搖銀幕,從而奠定了成龍電影特有的幽默搞笑風格,這也讓成龍另闢蹊徑,開闢了一條與李小龍頂天立地形象迥然不同的俗世英雄模式。《寶貝計劃》重新回到了經典式的成龍的角色設計中,最初的時候,他不務正業,油腔滑調,渾渾噩噩,見錢眼開,帶著普通人那種共性的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這樣的角色定位,本來是不會讓人覺得可愛的,但是,電影為「人字拖」界定了一個關鍵性的底線,就是他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從一開始成龍阻止為小寶貝喂安眠藥,在帶孩子的過程中童心大熾、相得甚樂,直到最後不惜放棄錢財而拯救小寶貝的生命,都使他外表低賤的外殼紛紛脫落,內在的光澤日益嶄露:位卑不忘寫其人性之美,低賤難掩身上的崇高底蘊,這一切超越了前面的角色定位,使人物內在的美扭轉了角色本身的瑕疵,而這種瑕疵又反過來化為一種可愛來,使其內在的美變得更加親和,從而使人物的性格得到了二度升化。這可謂是港片中小人物塑造的一種共性特點,周星馳電影的成功之處,也無一不是對這種塑造方式的運用。 有了這樣的基調,影片的故事情節,基本走的是成龍過去電影習用的套路。搞笑幽默部分,往往是通過歪打正著的巧合技巧,把各種勢力拉扯到一個空間裡,形成三岔口式的混水摸魚的亂戰衝突。影片裡這樣的技巧頻繁出現,最典型的運用是在人字拖與百達通共同收養小寶貝的屋子裡,幾乎壓縮了各種力量達五組之多,最先進入的是高圓圓扮演的淑芬,抱著小寶貝入屋避難,緊接著蔡卓妍演的白燕也來到這裡,誤把淑芬抱的孩子當成了百達通的孩子,而向人字拖追債的債主緊跟而至,洪峰派來的搶奪小寶貝的打手也接踵而來,警察與人字拖、百達通相攜也進入這一空間,在這一狹小的空間裡,發生了犬牙交錯的打鬥,製造了一連串成龍經典式的笑料。驚險場面,則同樣是經典成龍式的。就是選擇一個空間,然後充分借助這一個空間裡的所有的器物,上天入地,打造一連串的驚險奇觀。這種依托一個空間裡的器材製作笑料的風格,在卓別林電影中也是爐火純青地運用著,成龍電影也深得其中三味,在《寶貝計劃》中,影片設計出的運鈔車帶走寶寶這一細節,展演了一出成龍電影裡妙招迭出的追車喜劇,之後利用遊樂場設施展開打鬥奇觀,最後冰庫裡的打鬥,呼應著影片開首鋪墊的特有的撬門絕技,都充分運用了器材道具,表現出成龍電影裡的獨特的喜劇與驚險味道。場景是流水式的,但成龍的打鬥是鐵打的,在這些不同場合的打鬥中,成龍演示了我們耳熟能詳的習用套路,這裡少不了有自高樓凌空而下的空中下行奇觀,如從過山車上滑行而下,旅館裡沿扶手蛇行而下,都可以看出成龍表演的即興成分,其它的諸如成龍總習慣於利用空間裡的物體,玩出眼花繚亂的雜耍表演,他的疾如旋風的動作節奏,總可以在這種打鬥中,製造出如出一轍的笑料。可以說成龍依托他的拿腔作勢的動作,製造出一種出人意料的動作效果,這可以說是成龍打鬥戲令人感到愉悅的原因之一。 可以看出,《寶貝計劃》以現實為原形,以港片的傳統定調概定人物,以成龍的傳統法寶打造驚險與搞笑情節,使影片回歸了成龍的風格,又因為影片中貫穿著成龍有感而發的現實隱喻性,使影片非常接近生活,注入了一種真實的情感力量,兩相合拍,電影恢復了成龍鼎盛期電影的內質,加之影片中成龍化妝也很有成效地達到了減去十歲的效果,使人恍然不知今夕是何年,依稀看到了一個生龍活虎、如日中天的成龍的夭矯身影。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喝茶不洗杯 閻王把命催   中國是茶的故鄉,種茶、制茶、喝茶的歷史更是源遠流長。我國民間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清晨一杯茶,餓死賣藥人」,可見茶的保健功效非同一般。同時,我國又有句俗語,「喝茶不洗杯,閻王把命催」。說的就是,茶雖有益健康,但錯誤的飲茶習慣卻會帶來相反的結果,「不勤洗茶杯」就是最常見的一種。   天津藥物研究院副教授李紅珠告訴《生命時報》記者,沒有喝完或放得時間較長的茶水暴露在空氣中,茶葉中的茶多酚與茶銹中的金屬元素就會發生氧化,形成茶垢,附著在杯子內壁,而「茶垢」就是危害人體健康的罪魁禍首。因為茶垢中含有鎘、鉛、汞、砷等有毒物質以及亞硝酸鹽等致癌物,這些物質進入人們的消化系統,與食物中的蛋白質、脂肪酸、維生素等相結合,不僅阻礙了人體對這些營養素的吸收和消化,還會使腸胃等器官受到損害。此外,經常不清洗的茶杯,還留有更多水垢,其中也含有大量的重金屬,對健康極為不利。   因此建議,每次喝完茶後,即使杯子沒有茶漬,也要認真清洗一下。如果杯子裡已經積滿了茶垢,可以幾種方法去除:用一支舊牙刷擠上牙膏,在茶壺或茶杯中來回擦刷,由於牙膏中既有去污劑,又有極細的摩擦劑,很容易將茶銹擦去而又不損傷壺杯,擦過之後再用清水沖洗即可;用加熱的米醋或蘇打水浸泡24小時,再反覆沖洗,也能清洗乾淨。清洗時要特別注意杯口,因為殘留在杯子外部的口水及茶水的混合物,暴露在空氣中,更易滋生細菌。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