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92 Reads)
《寶貝計劃》給人的突出感覺,就是成龍找回了一度遠離了他的本我風格。而電影的故事誘因,更像是成龍對私生活的有感而發。因此,整個電影是近年來成龍電影中少見的一部令人刮目相看、表裡俱佳的成功之作。回想成龍在好萊塢的打工歲月,他已經淪為一個插科打諢的小丑,後來重新回到香港電影中,成龍也是硬撐著,妄圖一雪在好萊塢的幫閒之恥,過分賣力地神話他的英雄成分(如《神話》、《新警察故事》中的作為,都是吃力不討好地作「老夫聊發少年狂」狀),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把被好萊塢剝奪的龍女郎(看看成龍在《環球世界八十天》中的表現,典型的是一個為洋主子愛情牽線搭橋的皮條客),給重新奪回來,配置在影片中,以慰藉他在好萊塢電影中愛情沙漠的尷尬,然而,滿臉皺紋的成龍雖然紅纓在手,又好作一副頂天立地的英雄狀,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淒楚,縈繞在他蒼老漸顯的面容上,恍惚間似在對我們訴說一個曾經世俗平民化風格的成龍已經離我們漸行漸遠了。 在《寶貝計劃》中,成龍終於放下了向好萊塢電影報復的志在失得的功利慾望,重新回歸當年成龍香港電影黃金時期的經典性的角色配置,實際上,就是把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位在成龍香港電影中佔絕大多數的那種低調的身份地位上。從某種意義上講,港片當年橫掃六合、開創了席捲世界性風潮的成功之因,恰恰是它始終專注於小人物,表現世俗化的人生百態。這些小人物大多數從一幫鼠摸狗盜之徒中擷取靈感,反映的大千世界也多在黑社會等底層視野中設置衝突的舞台。一旦港片嚴肅起來、高雅起來、神聖起來,便失去了港片的魅力。《寶貝計劃》恰恰應證了這一點。在低調的人物設置下,成龍找回了當年的光彩。 《寶貝計劃》的核心情節,是一起豪門恩怨的奪子之戰。這個情節,奠定了故事的發展動力。而這個核心情節,正是成龍曾經苦惱過的「小龍女」所帶給他的深重的困惑。在生活中的成龍,恰恰是與影片核心情節動力中的豪門恩怨的苦惱相同頻共振。但是,電影中成龍扮演的角色,卻可謂是望「豪門」之塵而莫及,其身份被定位成一個賭徒,一個小賊,一個父親面前的不孝子。儘管影片中成龍的角色與生活中的他有著強烈的身份的反差,但是影片大背景下的豪門生活,倒更多地折射了他在生活中的切膚之痛。 成龍扮演的人字拖在影片中有一句台詞「我輸了最親的家人」,聲淚俱下的銀幕前的激情表演,對應著生活中成龍與「小龍女」誘發的長遠的情感波瀾,我們依稀可以感受到這更像是成龍的心聲的爆發。在影片的核心情節中,我們看到陳寶國出演的黑幫老大洪峰,想方設法企圖奪得孩子,就是想驗證孩子是否是他家的血脈,這一個任務,確實是一個簡單的任務,但對於生活中的成龍來說,卻是一個曾經很難堪的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如果說黑幫老大對小寶貝進行DNA測試是想證實孩子確實與他的家族有著藕斷絲連的關係的話,那麼實際生活中的成龍被迫應對的小龍女的血脈相承,則使他陷入到一種逐歡之後的尷尬狀態。不管電影中的私子生之謎還是生活中「小龍女」輻射的隱私話題,這兩者之間都有著某種對應與聯繫,整個電影中成龍惟妙惟肖地周旋在對孩子的取捨之間,痛苦地作出去與留的抉擇,這樣一種兩難情境,恰恰是成龍在現實生活中所遭遇到的真實的困撓。因此,《寶貝計劃》中認同孩子與拋棄孩子構成的人字拖的靈魂的衝突,完全可以視著成龍對現實生活中徘徊在事關「小龍女」的親情與道義之間的困惑的直接移用。如果我們注意一下《寶貝計劃》的編劇名單,成龍大名赫然列於第一位,我們便可以明白,本部電影更多地容納了成龍對現實的一種感受,這種感受,使這部電影少見地擁有了成龍電影中一向罕見的生活指向意義,一方面使這部電影更容易使成龍觸景生情、傾情演出,另一方面,也無形中使成龍式的娛樂片裡具備了一直甚為欠缺的情感深度。 在《寶貝計劃》中有很多煽情之處,都濃烈地融注著一個父親對孩子的依依不捨之情,這幾乎在成龍以前的電影中是很難看到的,像小寶貝被洪峰的手下奪走後,成龍那種進退兩難的矛盾心態,最後為拯救生命垂危的小寶貝的「成龍快跑」的渲染,幾乎沖淡了影片中的喜劇氛圍,使影片充滿了一種淡淡的憂傷成分,也把煽情推向了高潮。如果成龍沒有有感而發,他是很難在電影中融入這麼多的很私人化的對嬰兒的情感體驗的。回想一下,成龍出演的以感情戲為主的《玻璃樽》中,成龍的文戲成份明顯地不在狀態,無法表達出影片的那種細膩的感情波瀾。因此,我們可以說《寶貝計劃》的情感濃度在成龍電影中是絕無僅有的,是有著相當的純度與質量的。這種情感質量的加入,催化出了《寶貝計劃》中的動人的情感戲,這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證明藝術永遠是生活的升化與折射,試想如果成龍沒有經受過「小龍女」的風波而帶來的情感的困撓,他會在電影中那麼集中而濃縮地表現出一個代理父親對孩子欲捨不能的情感維度嗎? 而《寶貝計劃》更令人擊節稱歎的地方,是影片把成龍的角色定位成一個賊,一個賭徒,而且還不是一個大盜,僅僅是一個幫閒的「盜」,一個合夥打工的「賊」,是與百達通合作的「雙雄大盜」組合中的成員之一。這樣的角色定位,幾乎是成龍港片時期的最平常化的模式,如在《醉拳》中他扮演的黃飛鴻是一個沒有多少英雄光環的嬉皮笑臉的小後生,《一個好人》中是一個無意於爭鋒稱雄的廚師,在《紅番區》中,成龍扮演的角色也是一個本想息事寧人的普通人,借助於這些普通人的角色定位,成龍無所不用其極地展現了平凡人的喜怒哀樂,甚至可以露出光?招搖銀幕,從而奠定了成龍電影特有的幽默搞笑風格,這也讓成龍另闢蹊徑,開闢了一條與李小龍頂天立地形象迥然不同的俗世英雄模式。《寶貝計劃》重新回到了經典式的成龍的角色設計中,最初的時候,他不務正業,油腔滑調,渾渾噩噩,見錢眼開,帶著普通人那種共性的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這樣的角色定位,本來是不會讓人覺得可愛的,但是,電影為「人字拖」界定了一個關鍵性的底線,就是他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從一開始成龍阻止為小寶貝喂安眠藥,在帶孩子的過程中童心大熾、相得甚樂,直到最後不惜放棄錢財而拯救小寶貝的生命,都使他外表低賤的外殼紛紛脫落,內在的光澤日益嶄露:位卑不忘寫其人性之美,低賤難掩身上的崇高底蘊,這一切超越了前面的角色定位,使人物內在的美扭轉了角色本身的瑕疵,而這種瑕疵又反過來化為一種可愛來,使其內在的美變得更加親和,從而使人物的性格得到了二度升化。這可謂是港片中小人物塑造的一種共性特點,周星馳電影的成功之處,也無一不是對這種塑造方式的運用。 有了這樣的基調,影片的故事情節,基本走的是成龍過去電影習用的套路。搞笑幽默部分,往往是通過歪打正著的巧合技巧,把各種勢力拉扯到一個空間裡,形成三岔口式的混水摸魚的亂戰衝突。影片裡這樣的技巧頻繁出現,最典型的運用是在人字拖與百達通共同收養小寶貝的屋子裡,幾乎壓縮了各種力量達五組之多,最先進入的是高圓圓扮演的淑芬,抱著小寶貝入屋避難,緊接著蔡卓妍演的白燕也來到這裡,誤把淑芬抱的孩子當成了百達通的孩子,而向人字拖追債的債主緊跟而至,洪峰派來的搶奪小寶貝的打手也接踵而來,警察與人字拖、百達通相攜也進入這一空間,在這一狹小的空間裡,發生了犬牙交錯的打鬥,製造了一連串成龍經典式的笑料。驚險場面,則同樣是經典成龍式的。就是選擇一個空間,然後充分借助這一個空間裡的所有的器物,上天入地,打造一連串的驚險奇觀。這種依托一個空間裡的器材製作笑料的風格,在卓別林電影中也是爐火純青地運用著,成龍電影也深得其中三味,在《寶貝計劃》中,影片設計出的運鈔車帶走寶寶這一細節,展演了一出成龍電影裡妙招迭出的追車喜劇,之後利用遊樂場設施展開打鬥奇觀,最後冰庫裡的打鬥,呼應著影片開首鋪墊的特有的撬門絕技,都充分運用了器材道具,表現出成龍電影裡的獨特的喜劇與驚險味道。場景是流水式的,但成龍的打鬥是鐵打的,在這些不同場合的打鬥中,成龍演示了我們耳熟能詳的習用套路,這裡少不了有自高樓凌空而下的空中下行奇觀,如從過山車上滑行而下,旅館裡沿扶手蛇行而下,都可以看出成龍表演的即興成分,其它的諸如成龍總習慣於利用空間裡的物體,玩出眼花繚亂的雜耍表演,他的疾如旋風的動作節奏,總可以在這種打鬥中,製造出如出一轍的笑料。可以說成龍依托他的拿腔作勢的動作,製造出一種出人意料的動作效果,這可以說是成龍打鬥戲令人感到愉悅的原因之一。 可以看出,《寶貝計劃》以現實為原形,以港片的傳統定調概定人物,以成龍的傳統法寶打造驚險與搞笑情節,使影片回歸了成龍的風格,又因為影片中貫穿著成龍有感而發的現實隱喻性,使影片非常接近生活,注入了一種真實的情感力量,兩相合拍,電影恢復了成龍鼎盛期電影的內質,加之影片中成龍化妝也很有成效地達到了減去十歲的效果,使人恍然不知今夕是何年,依稀看到了一個生龍活虎、如日中天的成龍的夭矯身影。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喝茶不洗杯 閻王把命催   中國是茶的故鄉,種茶、制茶、喝茶的歷史更是源遠流長。我國民間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清晨一杯茶,餓死賣藥人」,可見茶的保健功效非同一般。同時,我國又有句俗語,「喝茶不洗杯,閻王把命催」。說的就是,茶雖有益健康,但錯誤的飲茶習慣卻會帶來相反的結果,「不勤洗茶杯」就是最常見的一種。   天津藥物研究院副教授李紅珠告訴《生命時報》記者,沒有喝完或放得時間較長的茶水暴露在空氣中,茶葉中的茶多酚與茶銹中的金屬元素就會發生氧化,形成茶垢,附著在杯子內壁,而「茶垢」就是危害人體健康的罪魁禍首。因為茶垢中含有鎘、鉛、汞、砷等有毒物質以及亞硝酸鹽等致癌物,這些物質進入人們的消化系統,與食物中的蛋白質、脂肪酸、維生素等相結合,不僅阻礙了人體對這些營養素的吸收和消化,還會使腸胃等器官受到損害。此外,經常不清洗的茶杯,還留有更多水垢,其中也含有大量的重金屬,對健康極為不利。   因此建議,每次喝完茶後,即使杯子沒有茶漬,也要認真清洗一下。如果杯子裡已經積滿了茶垢,可以幾種方法去除:用一支舊牙刷擠上牙膏,在茶壺或茶杯中來回擦刷,由於牙膏中既有去污劑,又有極細的摩擦劑,很容易將茶銹擦去而又不損傷壺杯,擦過之後再用清水沖洗即可;用加熱的米醋或蘇打水浸泡24小時,再反覆沖洗,也能清洗乾淨。清洗時要特別注意杯口,因為殘留在杯子外部的口水及茶水的混合物,暴露在空氣中,更易滋生細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