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我們常常會形容一個人在某某方面是天才,數學天才,音樂天才等等。高爾夫方面是否也存在這樣的天才呢?   這裡需要來瞭解一下高爾夫教學的流派。凡是人群集中的地方都會產生派別,高爾夫也不例外。當然有關高爾夫的各種理論和學說不勝枚舉,但如果需要硬性劃分一下的話,我們可以將其分成兩大流派,「自然派」和「學院派」。   「自然派」掌門人是Sam Snead, 曾經三度獲得美國大師賽的冠軍,三度獲得PGA錦標賽的冠軍,一次獲得英國公開賽的冠軍, 他的一句名言可以把該流派的宗旨一言概之,「打高爾夫球就好比吃飯,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   該門派的總教頭Ernest Jones(英國人,曾經在一次世界大戰中失去一條腿,但傷癒後回到高爾夫球場居然打了70桿的好成績。後來傾心高爾夫教學,前往美國紐約在那裡擔任了40餘年的高爾夫教練,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世界聞名)也說了如下一番話,把「自然派」的教義解釋得更加具體。「如果一名5歲的小孩子能夠做出漂亮的揮桿動作,沒有任何理由你做不成,」他說,「你所要做的就是重複他的過程,在他的頭腦中沒有被那些應該怎麼做和不應該怎麼做的各種教條所充塞。他只是想當然的用兩隻手拿起球桿,然後很 自然的去揮舞,於是他實現了自己的揮桿。」   而「學院派」的院長本豪根則是「自然派」的反對者, 他的名言是:「如果你想實現一個完美的揮桿的話,那麼就去走和自然本能的方法截然相反的道路,並且一直走下去。」學院派的主張和自然派正好相反,他們提倡的是嚴格的技術,自我的約束和刻苦的練習。該學院的教導主任,曾經獲得9次四大賽事冠軍的南非人Gary Player也是豪根的堅決擁護者,他曾經說過:「我練習的越多,運氣也就來的越多。」   當然,所謂的「自然派」和「學院派」只是人為的劃分,兩者的利弊人們自然是見仁見智了。我認為凡是成功的高爾夫選手其兩種因素都會兼而有之,但勤奮刻苦的因素會更多一些.。正如本豪根所說,「每個高爾夫球手,包括那些被人們稱為天才的高爾夫球手,都會在一條艱難的道路上不斷摸索前進。一些人可能會更幸運一些比其他人進步地更快,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