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一直都只是在QQ空間寫下自己的心情和點點滴滴生活帶來的想法,今天忽然想建一個博客,一個在某天和粥訂婚的時候我把自己有些曾經沒有和粥說的事情。粥,我只是不想給你太大的壓力,走入社會的這一個月,我真的很累,身邊形形色色周轉的人都不懷好意的向我示好,心很涼。 今天粥說,自從我離開上海之後他就再也沒有過安全感,他想在我身邊一直陪著我。今天粥再次的說“你為什麼要回家要離開上海啊”,淚浸濕了枕頭,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回到南通我選擇了去酒吧學習調酒,好吧,20天,我含淚辭職了,受不了各種委屈,背後的言語攻擊每個人心裡的小算盤,無法適應。粥,在我最累最累的時候,沒有人陪我,在我最需要錢的時候,有人給我卻不會接受,這一切,真的我不想你和我在一起會有壓力。辭職之後,開始找工作,不知道要幹嘛,不知道能幹嘛,每個行業都去嘗試,有些工資太低不想去,有些太累不想去,每天招聘的帖子翻了一遍又一遍,每天都會找一個地方去面試。我很累很累,看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人,研究每個人是否話裡有話,我不是萬能的,也不是一進入社會就把每個人想的很壞的。有朋友說我是天然呆,不否認,曾經自恃聰明應變能力很強,不知道我和這個社會的磨合期需要多久。20天的工作讓我懂得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很複雜,經常聽一個同事在我面前說另一個的不好,另一個又去說她不好,我只能聽完一笑而過。想著是否別人在背後怎樣的議論著我,鼻子一陣的酸澀。粥對我所有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讓我心疼。粥說,害怕我們不在一起了,對他的感情淡了,追我的人又都在我的身邊,他害怕。 每一次,聽粥和我說他那些我明明早已經猜到的心聲的時候,眼淚都會出來,我不能讓粥這樣的沒有安全感,不會讓自己錯過粥。和粥聊完天,準備入睡的時候,宇發短信給我了,問我能不能在我這邊住一個晚上,他喝多了。(宇是我前男友,家離市區蠻遠的)我同意了,當把他扶到房間的時候,我後悔了,原來我是那麼討厭喝醉的人,甚至是厭惡,聞著陣陣的酒味,我都開始噁心。我想離開這個屋子,開始打電話,好吧,以前的關係好點的2個同事,一個回老家了,一個男朋友在。然後很悲劇的身上沒錢了,住不起賓館,我難過了。宇還吐了,睡意全無了,暗暗的發誓,以後看見醉酒的人馬上走的遠遠的,不管認不認識。粥,我不敢告訴你,我收留了他。真的害怕誤會。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今天頭很疼,整整一天,不知道怎麼了,心也煩,忙完了工作,已是晚上八點多了。習慣性的拿起手機,撥通了你的電話,語音提示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也許你真的很忙,真的不方便,我無奈的掛了電話。 想你,真的想你,無法忘記,無數個想你的夜晚,翻看著你的信息:我今天喝高了回不去……開車吧回來方便…… 聽你的……每次心痛的時候,看到你的信息,我都固執的認為,你是愛我的。想到這裡,我又撥通了你的電話,通了:電話中傳來一陣噪雜聲,很吵 ,我在外面吃飯。我輕輕地說聲:你忙吧。無限落寞的掛了電話,你從來不問我怎麼了,因為理解,我們想知,因為理解,我接受你的一切。曾經我心痛的發給過你一個信息:有些東西和金錢無關,如過有一顆真心相守,如果我是你最後的風景,我願意站在你背後,寫我的後半生。當我們都老了,還能牽著你的手,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夕陽每天都從我們的眼前冉冉墜去,今生死而無憾…… 習慣了守候,習慣了寂寞,都是在想你的時候,於是我拚命的工作,沒日沒夜學習,只為想忘記你,因為我們之間有一個心靈的障礙,那是另一個女人為你生的孩子,你不想傷害他,我只能壓抑自己的感情。就這樣在反反覆覆中,荒蕪了你的激情,老了我的容顏,無數次的想離開你的時候,心卻收不回來。 你從未說過,喜歡我的長髮,卻不許我剪掉。在我生病的時候,好想躺在你的懷裡,在你送我回來的時候,卻無法開口,要求你的一個擁抱,就是這樣的相處,讓我們都欲罷不能,理智而又冷靜,癡情而又無奈。突然想到看過的電視劇裡主人翁經常說的一句話: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下班回來,我夜夜獨醉,意興闌珊時,我站在浴室裡的鏡子前,看散落的長髮,沒過我的腰際,像一件發衣,遮住了自己光滑的肌膚 。你曾說過不想傷害它,就讓我一身平安,那一刻,我哭了,如果時間能倒退十年,我願意為你生一個孩子,傾注我全部的心血照顧我們的孩子,一直到孩子長大可以放飛自己…… 如今我只能把你的每一條信息都寫進我的博客裡,無論我浪跡天涯,遠在何方,都能在網上看到我們愛的足跡。如果可以,我想離開,只是你卻在我的心裡,我走了,又回來了,我哭了,你又把我哄笑了。生氣的關掉了一個手機,發誓再也不理你,二十分鐘後,另一個手機又響了,心裡暗喜,故作弱弱的喂了一聲:頭疼……又生氣了,丫頭!可惡,每次都是這樣……單身了十幾年,有一個可想的人,就這樣愛著也好。當我漫步在小區後面的體育場裡,看著頭頂的風箏,我的思緒也會飛的很遠,身邊的三口之家常常令我觸景生情,無法言喻的酸楚,折磨著我卑微的靈魂,愛你的心卻停止不了,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在百轉千回時,於是我走向回家的路,繼續在博客上記錄你的信息,我的哀怨,一個漂泊在江南的女子,看謝了桃花,看皺了春水,直到地老天荒……